在天涯海角行走

在天涯海角行走

圖騰柱藏身於峭壁間,是攀巖者挑戰對象。⊙攝影/林世明

塔斯曼半島上,有一種另類健行的選擇,名之爲三海岬步道之旅。全程約爲48公里,需經四天身心鍛鍊,方能坐擁斷崖與海岸線風光,但也是體力的極大考驗。

凤梨遇辣妹捧双球讨签名 羞吐有罪恶感眼神却很诚实

我的塔斯馬尼亞旅程,爲期不過短短七天。但心心念念,總想至少能撿拾其中一隅,踏上尋訪天涯海角的道路。

豪伊岬(Cape Hauy)恰好滿足了可能性。總長9.4公里,往返耗時四小時。內心的天平不斷秤量,斟酌其難易度,畢竟隨行家人也頗有歲數,並非正值盛年。雖日常保有運動習慣,但在高低起伏的山徑行走,關節磨損仍是莫大傷害。

還好,他們都相當體諒,也願意幫忙完成夢想。悉心規畫後,折衷爲我仍獨自走完全程,同伴只消遠望懸崖絕壁即返回。推算距離和時間,大致行走前半段緩坡,無需耗盡所有精力。這樣安排結果,讓原本緊繃的心絃,瞬間稍微鬆弛;但考量不讓家人枯等太久,在時間壓縮逼迫下,頓時也將壓力送還自己。我知道,此行不是隨興漫遊,須加快步伐及節奏。

爲了這段圓夢旅程,行前研究不少功課。這些作業,沒有人能夠加諸於你,只有自己感受到需求,纔會主動探索。我從谷歌衛星地圖上,找到最靠近的停車點;看到岔路先做標註,推算森林中步行距離;由等高線判斷峰谷之間落差,預估停留緩衝時間。

國家公園景點,步道入口起始,都貼心擺設了鞋刷。這些設計作用,除了幫忙清除泥濘灰塵之外,更大的意義是避免遊客,在不知情下成了病媒,將微生物帶入,傷害生態系統。

胡润校友百富榜 清华浙大并列第一

步履輕盈遞進,林蔭與佛特斯庫海灣,形成和諧的並存。羣樹遮翳烈陽,毫無燥熱之感。一路向上,步道完善,大約行走四分之一,才見長距離階梯。森林中的大葉桉,樹身微微反光;班克木以其碩大花序,春夏之際展現鮮黃顏色,吸引昆蟲與鳥類靠近;塔斯馬尼亞聖誕鍾花,也不吝綻放一身豔紅。

行路過三分之二,纔是考驗的起點。從海拔180公尺,驟降至50公尺落差。上下波折跌宕,路徑如蛇綿延,翻越山頭迆邐而去。向北眺望,海面波光粼粼,氣勢如此開闊。更遠處是瑪莉亞島吧,袋熊安心低頭食草的故鄉。極目往南,皮勒岬雄渾不遜於此。

万古最强宗 小三胖子

1.8億年來,玄武岩如斧劈刀割形成斷崖,垂直聳立於海平面,四周驚濤拍岸聲似裂帛。我們有幸,站在時間的節點,讓自己渺小的身形,與大自然融合爲一。這半島的地形與氣魄,是屬於悲壯的靈魂。我能想像飛鷹鷗鳥,如何騰雲飛翔起降;鯨豚如何以磅礡之姿,吞吐浪花穿越海峽;豪伊岬的圖騰柱與紀念碑,又是如何孤獨地力抗潮涌。

當我逐漸跨入,塔斯曼半島遙遠的抵達,才發覺過去將自己關閉太久了。歷經多年疫情波瀾,疾病陰影籠罩,如今還能安然行走遠方,置身於世界盡頭。這薄命與福分,是上天給予的榮寵。

在豪伊岬終點,護欄圈起了安全網,也將風景隔絕。一對情侶悠閒削着蘋果,慢條斯理送入口中,彷彿天地是萬物逆旅,生活理當如此愜意。我請他們幫我留影,也爲他們捕捉瞬間的永恆。

回程是一連串奔波,3.5小時達陣。勞苦跋涉並非最好的選擇,但人生路總需權衡利弊與割捨。入口處的沙袋鼠、綠色玫瑰鸚鵡與笑翠鳥都來迎接,天涯海角行仍舊有情有夢!

小S热舞躺地「双腿悬空秀臀线」 竟被旁边同发型老师抢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