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湖南吃回憶

在湖南吃回憶
万福万年

打击跨境电信诈欺 蔡英文:台湾有能力为世界做出贡献

散文

2019年8月,我隨《大陸尋奇》外景工作機會,第一次回到父親的故鄉湖南,儘管他過世多年,我彷彿仍處處聽見他的聲音。

嬉闹

MeToo烧向律师界!男一考取证照狂骚扰女同学 公会重惩

漫步在長沙街頭,憑弔太平街上賈誼的故居,這位年輕有爲的帥男當年曾撰寫許多書籍,多次提出改革國家的方略。我不熟賈誼,只能旁觀保存完整的老井石牀;想起求學時經常摸魚不認真,老爸會要我跪在客廳反省,一邊說他曾祖父的故事:「當年皇帝曾經賜封我高祖父爲『顯德將軍』,匾額高掛中廳光耀門楣;可惜,後輩子孫不好好唸書求學問,我曾祖父氣得把家裡的書都拿出來堆在四合院廣場上,一邊燒書一邊大哭愧對祖先啊。」

這老故事老爸不知說了很多次,無非就是期望他的孩子們可以努力學習,將來待他榮歸故鄉,纔對得起祖先。

在賈誼琳琅滿目的書櫃裡,我似乎看見老爸殷切期望的身影。

長沙的街頭巷尾,有許多挑着擔子叫賣蓮藕、蓮蓬的小販,小販的蓮藕冰鎮生吃,爽脆令人驚豔;小販還請我生吃直接剝了皮的蓮子,味道甜美迷人,消暑去火,一點都不覺得蓮心的微苦。

老爸在世時最愛進廚房做菜給家人吃,據說他曾經在我滿月時,獨扛大廚角色,席開五桌,請臺灣老婆的長輩親友吃飯。我對湖南菜的印象是又鹹又辣,總是提醒老爸:「鹽巴太多,蛋好鹹。」老爸回:「再多的鹽,還是淡(蛋)!」

明年军公教调薪 20万临时人员也加薪

第一次在湖南吃到「扎拉椒炒蛋」,盤中的「扎」菜刀工精細和蛋嫩炒,讓人印象深刻;因爲老爸幼年時期經常跟着他的母親在廚房裡忙進忙出,奶奶總會煎個荷包蛋讓孩子解饞。一直到老爸隨着軍隊到臺灣,物換星移,我才明白老爸喜歡在臺灣廚房想念家鄉的原因了。

鹽油辣重口味的湖南菜,整盤紅哧哧的「剁椒魚頭」是代表菜之一,任誰都會愛上辣香的雄魚(湖南名)。老爸煮過幾次,可惜老媽不賞臉嫌辣,總是掐一點魚尾巴意思意思。

老爸也愛用佐料,蒸、炸、煎各種方法以豐富魚類,他經常尋找紫蘇葉,如獲至寶佐以清蒸大閘蟹,或紅燒紫蘇草魚。特殊迷人的紫蘇香氣濃郁,至今我仍難忘。

燃烧斗魂 广告教母余湘任副手

他最喜歡說在洞庭湖畔游泳成長的故事,總是得意地說洞庭湖裡的魚,又肥又鮮,他做的「糖醋魚塊」,酥脆迷人,先生愛得很,可惜因爲做法繁瑣,我始終沒有耐性學會。

倒是長沙滿街都有的「湖南臭豆腐」,黑色豆腐炸得外皮酥內嫩,沾着辣椒吃,一點也不臭,讓我驚豔;我的童年夏天回憶裡,老爸總會一根辣椒配一根小黃瓜,左一口右一口當點心吃得開心;而涼拌擂辣椒皮蛋、辣炒臘肉等,都是非常普遍鮮香麻辣的湖南民間菜。

諸 界 末日 在線 飄 天
梦里不知她是客 白鹭成双

Google秀新功能 可畫圈搜尋、AI解答疑難雜症

細數道道湖南菜裡都有老爸身影,我吃回憶。